行业新闻

徐克:武侠是中国人的另一种乡情

来源:作者:五月丁香中视频 日期:2019-07-29 点击:

近日,香港武侠电影回忆展在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举行,香港著名导演徐不日前做客百老汇,与影评人魏君子和现场不雅观众一起谈起他对武侠的了解和从影路上的点滴心得。

对话人

徐克香港著名电影导演

魏君子知名影评人

武侠不但是“武”与“侠”

魏君子:徐克导演拍了很多到处颂扬的武侠片,那么您对于“武侠”和“武侠电影”是如何了解的呢?

徐克:我从小就是一个武侠迷,究其起因,是因为武侠片与外国电影很纷歧样,可以让我感遭到鲜亮的中国文化特色。什么是“武侠”,就词意而言,“武”就是动作,“侠”就是侠士、侠义,那么武侠小说或者武侠电影有这两点就够了吗?固然不是,假如单纯用“武”跟“侠”去解读武侠电影的意义就太过单调了。武侠的魅力正在于它对中国文化全方位的涉猎,是一种纷繁复杂的文化表达。

以我的了解,武侠文化里其实包含了医学、心理学、物理学、习俗、宗教、历史等各种中国文化内容。当我们出国读书的时候,很多人会带一本武侠小说,因为武侠小说会带给我们很中国的感觉,这和另一些人带上《红楼梦》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文化乡情。

好莱坞也在拍相似武侠片的电影,就恍如《星球大战》也算个武侠片,它会运用我们的武侠技术去拍科幻电影,但这就不是我认为的武侠了。我了解的武侠片必然要在中国的文化背景里面,以后的武侠片开展也不能脱离这种文化的表示,这其实是有很大开展空间的。

导演梦始于黑泽明《用心棒》

魏君子:作为影迷的一分子,我不停为赶上这个时代而庆幸,因为大家有很多渠道去重温典范。我很好奇,徐导年轻的时候,恍如连录音带都还没有风行,影展也没有蓬勃开展,那您假如错过了一部新片或者想看一部典范,怎么做呢?

徐克:香港电影的放映会有3次,在公映一轮以后,会在一些小戏院上映第二轮,之后隔一段工夫,一些典范老片或者口碑之作会在早场播放。我能走上导演之路,其实就是因为一次偶然的看早场电影的经验,其时我去看早场片,正好播放的是黑泽明导演的《用心棒》,十分震撼到我,我其时就在想,假如可以拍出这么好的电影,那是件如许荣光的事。

尔后我就不停很在意早场的影片了。

其时看电影还会有一个渠道,就是香港有一些电影俱乐部,他们会收集一些特另外导演的系列作品,好比胡金铨这样知名的导演和一些新锐导演的作品,会做一个系列停止播放。你要进入俱乐部成为会员,就会每个月接到通知,讲述你会放什么影片。

《侠女》让武侠片有了禅意

魏君子:您曾经说过胡金铨导演的《侠女》对您孕育发生很大的影响,那您是在什么状况下看到这部影片的?

徐克:《侠女》上映的那一年,我在美国得州读书,其时在美国的南部是看不到中文片的,中文片只要在纽约等地的___威力够看到。其时,胡金铨导演已经拍完了《龙门客栈》,在我们心中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侠女》从拍摄初步,我就不停很存眷它的各种信息。出格侥幸的是,这部片在美国的播放工夫是暑期,我正好可以在纽约打工,所以我是在纽约看到了这个片子。其时影片还是分高下两集来播放的,中距离了一周才放,所以看完上集就很吊胃口,觉得怎么主要人物还没有呈现电影就停在这里了。

魏君子:经过了《龙门客栈》再到《侠女》,您是怎么对待这部电影的?

徐克:《龙门客栈》其实是我们正统猜想可知的那种武侠故事,到《侠女》的时候,我就发现胡金铨已经不是在拍很单纯的武侠片了,而是在拍内容更丰硕的武侠电影,这里面有聊斋故事的手法,有禅意的结尾,这比一般的武侠片要更富于灵性。同时,他冲破了一般武侠片的镜头办理,影片的画面色调也很强烈。很多镜头的办理是很特另外,好比他会在武打的过程中,将镜头对准书生,而不是在打斗的两个人,这在畴前都是没有过的。所以我们在看完这部影片以后,觉得胡金铨已经不是我们相熟的胡金铨了,之后这个片还在戛纳拿了一个技术大奖,胡金铨导演自然就成为我们心中的偶像了。

以前我跟胡导演每每在一起聊起这个电影,我们原本就在一起筹办《笑傲江湖》,那一年里面我每每跟他谈这部电影,问他这些镜头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这么设想,起因是什么。很多时候,我觉得他其时反而是因为条件不够,才想法子发明出了一些看似不成能的镜头。看《侠女》,我最大的震撼就是胡金铨把我们的一些简略剧情,带到了一个有逻辑、有历史背景的世界里面,让我们的考虑不但是停留在故事自身,而是考虑更深条理的东西。此外,他的电影语言、办理手法都和畴前的电影完全差异,但又让人感觉很真实、很兴奋。

武侠魔幻的“开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