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行业:内地与台湾夹击下的香港电影现状

来源:作者:五月丁香中视频 日期:2019-03-26 点击:

编者按第36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本月初落下帷幕,第3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也于近期颁布,但关于香港电影现状的考虑仍在继续。近10年来,香港导演简直都“北上”开展。在内地市场的成本大水和台湾电影“复兴”的两力夹击下,香港电影核心价值是什么,这是每一个香港电影工作者以及关怀香港电影的影迷们心田最为关切的议题。

早报记者在电影节期间采访了多位香港资深影评人、导演,从今天起推出“反思香港电影”系列专题,从合拍片、影展选片、类型片(警匪片、功夫片)等方面回忆香港电影的过去,摸索香港电影的将来。

“香港电影面面不雅观”是香港国际电影节近年来的通例单元,2011-2012年度入选的影片别离是:《窃听风云2》(麦兆辉、庄文强导演)、《夺命金》(杜琪峰导演)、《鸿门宴》(李仁港导演)、《龙门飞甲》(徐克导演)、《大蓝湖》(曾翠珊导演)、《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麦海珊导演)以及《低俗喜剧》(彭浩翔导演)等。许鞍华导演的《桃姐》因为各种复杂的档期问题,阴错阳差地与本届电影节擦肩而过。

即便如此,仅从这8部影片我们也大抵可对过去一年里的香港电影创作生态见微知著:《窃听风云2》、《鸿门宴》、《龙门飞甲》这3部电影均是合拍片,在内地都获得了不错的票房成效;《大蓝湖》、《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和另一部影片则属于香港本土的独立制作,除却《大蓝湖》是剧情长片之外,其他两部均为纪录片,在香港本土的蒙受度不是很高,和内地不雅观众更是简直“绝缘”。而同样是香港本土中小型制作的《低俗喜剧》在香港文化中心的首映却取得了“满堂喝彩”,在无数年轻人的追捧下,导演彭浩翔将个人标签下的“低俗文化”____地搬上了风雅之堂。别的,他的首部合拍片《春娇与志明》在两地的票房连连告捷。彭浩翔显然是这几年香港中青年导演里一面胜利的旗帜,只是,当一种电影由过多的情色笑话、粗口文化和挖空心思的小聪慧堆砌而成,导演还要在电影放映后信誓旦旦地声称“我要让大家知道,我就是要拍这样一部百分百的港产片”,而且因而取得了更多拥趸时,不由让人担忧这面旗帜毕竟只是一个个例,还是已经成为了群众文化的风向标?套用《低俗喜剧》里的台词反问一句;电影,果真是这么一个虚荣的幻想吗?

在此次展映的8部电影里,唯独现实主义力作《夺命金》堪称是一部成熟的“香港制造”,弥漫着港式朝气,同时又回应了时代议题。不管是合拍片或是港产片,杜琪峰导演这两年的作品皆可圈可点,合拍片《独身男女》和《高海拔之恋Ⅱ》都并非外表上的恋爱故事那么简略,除了隐喻两地的文化差别、为求交融而遭遇的种种挫折和为难之外,也窜伏了一份电影人对电影的情结。但颇具玩味的是,《夺命金》尽管取得不少影迷和影评人的交口传颂,却简直放弃了内地的宣传,在刚完毕的香港金像奖上遭到的褒奖也远不如《桃姐》。

从这次“香港电影面面不雅观”的电影来看,合拍片已经占据了相当的比重,就香港本土创作式微的现状而言,似乎这样的比重未来只会有增而无减。早在去年的香港电影节上,记者采访香港导演谭家明(代表作《父子》)时,他已经指出了合拍片暗地里的隐患。一方面内地庞大的成本力量和市场潜力吸引了香港电影人簇拥“北上”;另一方面,对于内地陌生的人情世故,以及一个截然差异的政治文化体制,随之而来创作上的限制和无措,也使得亦步亦趋的香港电影人不太适应。

现任香港电影评论学会会长的陈志华在电影节的场刊中撰文写道,2011年香港电影的年产量维持在50多部,不管声势和质量都和2010年上半年曾经涌现的新气象有天壤之别——“所谓低迷时期远未过去。”香港文化人、影评人汤祯兆则间接描述如今的困境为香港电影的“夜与雾”,他不客气地指出:如今的“夜与雾”并非一朝一夕而成,严格说来是上个世纪80年代黄金岁月所留下的“罪与罚”,香港电影没有好好珍惜本人的光辉岁月,暗地里自属人文质素的恒久欠奉……

显然,如今已经到了香港电影人放慢脚步反思和回望本土精力的时刻。2011年的三部香港电影:《不再让你孤独》里的差人,《窃听风云2》、《大蓝湖》里的母亲角色都不谋而合地患上脑退化症。就恍如“九七”前后港产片里有不少角色“失忆”是对身份危机的回应一样,有影评人提出这里的“脑退化”是对记忆的执着,以及都会、个人历史的器重。